情况危急,A那泛着冷气的剑已扫到我颈边。我冲着他喊,快走!
他定定的看着我,没说话,你当真要我走?他反问我一句。
我心想,走个屁,我巴不得你和我死在一起。但要看见你死,我是舍不得的。所以你要赶紧走,这样我死了 ,也不会怨你。
A的剑毫不留情的向我刺来,我觉得此命休矣。危急关头 ,他的佩剑已击飞了A的剑。
我松了口气,狠狠攒紧他的衣袖。
你若是走了,我要是侥幸活下来,定不会原谅你罢。
我知道。

后来我想,爱情真是奇妙的东西。偏偏在意的不得了,恨不得和对方时时刻刻捆绑在一起,到了危急关头心里念着的还是他的安危。
要口是心非故作矜持,却还是盼着他能看穿你心底那点懦弱与渴望。

评论

有待论定。

个人博的碎碎念,请不要关注点赞和推荐,谢谢。
一个愤怒的偏执狂,不是个可爱的女生,可能有点毛病。最大的愿望是找到好工作赚很多钱,不喜欢撕逼和争论。对我感兴趣也不要找我玩,我很丧的。

©有待论定。 | Powered by LOFTER